新聞中心
我國學者劉焰挑戰青藏高原“碳源”說
發布時間:2014/4/14 11:11:11   瀏覽次數:3348次 
    對全球氣候變化產生重大影響的喜馬拉雅山脈與青藏高原,在全球碳循環過程中究竟扮演何種角色?它是向大氣排放CO2的“碳源”,還是大量吸收CO2的“碳匯”?
 
    近年來,國際上一些學者認為喜馬拉雅山脈是“碳源”,喜馬拉雅造山運動可能導致了全球變暖。
 
    然而,在日前于武漢召開的“全國地質構造與地球動力學學術研討會”上,中國地質科學院地質研究所研究員劉焰對此觀點提出質疑。
 
    他的研究結論與部分國際學者恰恰相反:喜馬拉雅山脈和青藏高原不是“碳源”,而是“碳匯”。
 
    來自地殼的火成碳酸巖
 
    近日,在中國地質科學院辦公大樓里,《中國科學報》記者見到了劉焰。
 
    他告訴《中國科學報》記者,10年前,他曾在喜馬拉雅山脈最東端,也就是“雅魯藏布大峽谷”地區內,識別出一種特殊碳酸巖類巖石。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下,他進一步研究發現,這種巖石是一種新類型的巖漿巖,即殼源火成碳酸巖,也就是來自地殼物質的火成碳酸巖。
 
    而在此之前,地學界的傳統認識是,火成碳酸巖來源于地幔。
 
    “來源于地殼與來源于地幔的火成碳酸巖有什么區別?”記者問。
 
    “前者基本不含稀土,其同位素比值與來源于地幔的也有很大不同。特別是巖石中的碳酸鹽類礦物,常含有水、CO2氣體等所組成的氣—液混合流體包裹體,而幔源火成碳酸巖不具備這種特征?!眲⒀嬲f。
 
    劉焰的論文于2006年第1期《亞洲地質科學》(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)上刊發后,受到國際同行們廣泛關注,并被作為典型案例廣為引用。隨后,劉焰又發現該種殼源火成碳酸巖呈近南北向巖脈,出現于青藏高原岡底斯花崗巖基之中。
 
    “碳匯”新證據
 
    “青藏高原岡底斯花崗巖基內的殼源碳酸巖是如何形成的?”劉焰不禁思考。
 
    地學界很多人都知道,組成山脈的巖石,遭受持續不斷的化學風化作用,山脈不斷被剝蝕,同時大量消耗大氣圈中CO2,在喜馬拉雅山前形成新生的含碳酸鹽巖石。與此同時,喜馬拉雅山脈南緣的植物、動物也被快速掩埋,最終轉化為有機碳。這種含有有機碳和碳酸鹽類的巖石被稱為“西瓦里克雜巖”。
 
    “隨著小印度陸塊持續不斷向北楔入大亞洲陸塊之下,消耗巨量大氣圈里的CO2所形成的富含碳元素的‘西瓦里克雜巖’,被帶入藏南高原之下,在含水和(超)高溫條件下部分熔融,形成了富含CO2的巖漿,即殼源火成碳酸巖漿?!眲⒀嬲f。
 
    “殼源火成碳酸巖漿上升到地表附近冷凝成巖,形成了現今藏南廣泛分布的火成碳酸巖。其中一部分碳酸巖漿,遇到地熱水,被帶至地表,再次重返大氣圈?!?br />  
     他解釋說,青藏高原之所以能向大氣圈排放CO2,是因為其內部有碳元素。而其碳元素來自大氣圈中的CO2,是再循環的碳。如果青藏高原是“碳源”,那么其內部就不應該存在新生的碳酸巖漿,它們應該全部再轉化為CO2排放進入大氣圈。
 
    因此,青藏高原內部殼源火成碳酸巖的存在充分證明,在全球碳循環中,青藏高原實際上是扮演了“碳匯”的角色,表明喜馬拉雅和藏南是晚中新世以來,大氣CO2的一個巨大儲存地。
 
    “劉焰提出了一個假設。雖然這個假設目前在學術界有些爭議,但板塊運動參與碳循環的觀點值得關注。此前,科學家對于氣候變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地球表面。大氣中CO2增加,是自然界排放得多還是人類活動排放得多?這一問題十分值得探討?!本瓦@一發現,北京大學教授張晉江如是評價。
 
   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副所長劉小漢告訴《中國科學報》記者,劉焰的工作可能是一個重大進展,非常了不起。在劉焰之前,學術界對于地球深部的研究從來沒有考慮到其與氣候變化有關,絕大部分學者研究地球深部僅限于板塊構造運動。雖然在這個問題上目前還存在爭議,殼源火成碳酸巖的形成機理也有待進一步證實,但目前國際同行的相關論文均請劉焰參與評審。
 
    一旦“殼源火成碳酸巖”被完全證實,青藏高原作為“碳匯”也就無可置疑。
上一個: 中國學者發現太陽風入侵地球高緯窗口
下一個: 戴金星院士:致密砂巖氣比頁巖氣更“靠譜”
返回頂部】【關閉窗口】 
Copyright © www.coba404.com.All Rights Reserved. 冀ICP備2020026778號
電話:0310-3099710 傳真:0310-3099711 地址:邯鄲市和平路388號 技術支持:力時力拓
能播放的欧美videos同性